追蹤
kowloon.紫咲の讀讀寫寫
關於部落格
一個單純喜歡敲鍵盤的「網路寫作者」
對於用文字來實現幻想感到上癮~
總之,就是一個喜歡寫 愛來愛去 的小說啦!
  • 14442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8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

    追蹤人氣

[魔の卷]章四十四 重創連羽婕


  司空瞇起銳眼,輕皺眉頭,他起身緩緩走到床邊……手掌輕輕地放在薄毯上,想要感受連羽婕因呼吸而起伏的身子……
 
  半响,司空臉色陰沉了些許……掌心收攏,緊握住毯子,下一瞬,他便狠狠地往上掀開──
 
  毯下的景象讓他頓時閃著怒意,那是由另一條被褥捲曲而成,為了仿造出連羽婕仍在床上的假象,可想而知,這絕對是她的傑作。
 
  為什麼……
 
  連羽婕為什麼要這麼做?她人呢?去了哪裡?為何要瞞住所有人?
 
  他用力地甩下手中的薄毯,他怒了……徹底的發火了!
 
* * * * *
 
  此時,連羽婕正在躲在大石柱的後方,呼著熱氣,搓著手掌,意圖讓身子暖一些,而她也不忘時常往村內查看,若是遇到魔族,她也能稍加注意,避免被發現。
 
  突然,她聽見身後不遠處有著踏雪的悶聲,她向後回望……卻未見到任何人。
 
  「索軍?」連羽婕低聲喃道。
 
  這種感覺……就如同第一次被司空抓到那般,詭異又不安,她討厭這樣的感覺……但她更討厭殺星,因為即使他們就在眼前也會因為隱身能力而瞧不見。
 
  正當連羽婕疑惑之際,一抹身影出現在她眼前,就距離她三步之遠。
 
  「槐破!」一見到眼前的人,她嚇的往後退去,殺……殺人魔!
 
  槐破清冷的雙眸盯著連羽婕,想不到在這裡也能遇上她這位能解讀魔族語言的天族,方才他正想攻擊躲在石柱後的她,因為她突然回望,才讓他看清臉龐。
 
  「你……你為什麼會在這裡?」不知是因為天寒地凍,還是見到懷破的關係,連羽婕有些結舌。
 
  「我記得上次見妳時,妳需要幫助?」槐破開了口,卻扯遠了。
 
  「什麼?」上次?她初來魔族的時候……她記得,是希望槐破去幫助南克斯,為什麼突然提起這件事?
 
  「說吧!我幫妳。」
 
  「……」連羽婕嘎然愣住,他說什麼?他要幫忙那將近一個月以前的事?她狐疑地回道:「你說的是……在斷崖邊的事?」
 
  「嗯哼。」槐破理所當然地哼了哼。
 
  「那是……二十多天前的事了耶!」難不成他所過的時間與她不同?還是他腦子有問題?
 
  「我現在想幫了,有問題嗎?」他本就是個反覆無常的人,沒有任何原則與堅持,所有念頭全在一瞬之間。
 
  連羽婕不禁垮下臉,她還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神經病,什麼叫做現在想幫了?她現在根本不需要那時候的幫助了,這才是最大的問題吧!
 
  「怎麼?沒有嗎?」這可是他有史以來第一次釋出好意呢!「那我走了。」
 
  「啊──等等……」連羽婕急急喊道。
 
  她見槐破止了步伐,一雙不同色的眼瞳回望著她,連羽婕隨即興起另一個念頭,既然槐破想幫,那就讓他去找索軍好了,不然也可以讓他為自己把風。
 
  正當連羽婕欲開口之際,他瞧見槐破突然沉下臉龐,同時,一聲帶著殺氣的吶喊傳進耳裡……
 
  「詛咒──樹!」
 
  在槐破感受到殺意的瞬間,他全身上下已被枯木包覆,臉色極為難堪,低咒自己大意,他憤怒地望向來人……是那該死的沃安!
 
  而一旁的連羽婕因為有石柱的遮掩,並沒有馬上讓沃安發現她的存在,她見槐破那無法動彈的模樣,就如同那日在拉斯貝爾格棲息地的爾亦相同。
 
  「冰凍鎖鏈--」沃安開始朝著槐破猛烈攻擊。
 
  只見槐破下身結成冰塊,依舊痛苦地不能移動身軀,連羽婕立刻往沃安方向奔去:「不要──」別傷害天族啊──
 
  驚見連羽婕往前衝來的沃安立即退了幾步,他在萬魔城見過幾次連羽婕,震驚她為何出現在此地時,連羽婕已然抓住沃安的雙手,企圖不再讓他施法……
 
  「做什麼?放開!」他大聲斥喝,並用力地想要甩開連羽婕。
 
  這可是殺了槐破的好時機,若是錯過了,以後恐怕沒有這樣千載難逢的機會了,可偏偏……連羽婕就是不肯鬆手,胡亂地想要拉下他的手臂,還想堵住他的嘴……這分明就是在阻止他攻擊槐破!
 
  僵持數秒後──
 
  槐破身上的法術漸漸消失,他露出陰沉的眼神,下一瞬,他便立刻回擊──
 
  槐破以最快的速度奔向沃安,隱約可以聽見……他口中逸出的話語:「暗襲──」
 
  連羽婕在這一刻驚見消失的槐破,這樣的能力,在很早以前……她曾見過……迷濛的眼端下意識地朝沃安背後望去,果然……槐破手中持有的那把短刀,正鋒利地指向前方……
 
  她沒有任何思緒,完全毫無意識的,就這麼把沃安推開……
 
  槐破刺來的短刀,末入連羽婕的腹部……
 
  「唔──」她感受到一陣微微的疼痛,眸光恍神地望著槐破,再緩緩地低下頭看著短刀刺中的地方……
 
  「……」被推到一旁的沃安詫然抬眸,失了思考,他萬萬沒想到,連羽婕竟會出手幫他。
 
  槐破清冷的雙眸毫無波動,直盯著連羽婕,他訝異的不是連羽婕的救護,而是……他的刀竟然可以如此刺入連羽婕的身軀,同族之人即使切磋誤傷,也無法使對方有這等重創……這樣的觸感,就如同他在獵殺魔族那般……
 
  她……不是天族人……
 
  「連羽婕!」遠處的索軍才剛接近難民村便驚見這等景象,完全在他意料之外。
 
  「滴……」腹部染滿血跡,血水滴落在雪地上,鮮紅色的血滴在白雪散開變淡。
 
  「呃……」連羽婕緊皺著柳眉,她感到疼痛漸漸加劇,槐破見狀鬆了手掌,放開了刀柄。
 
  一旁的沃安突地回過神來,他見機不可失,欲打算攻擊失神的槐破……可連羽婕早了他一步,她一手依舊緊抓著沃安的袖口,一手撫著傷處,因為劇烈的疼痛讓她幾乎站不住腳,她開始緩緩地倒向沃安身上……
 
  沃安雖然一心只想獵殺槐破,但見連羽婕如此痛苦的倒臥在他身上,他也無法視而不見,只能分神地攙扶著她。
 
  連羽婕咬著牙根,額間已開始冒出冷汗,看來,今日她是回不了天族了……
 
  「走……」她難受地抬眼望著槐破,又望向索軍,用力地再次大喊:「快走啊──」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