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kowloon.紫咲の讀讀寫寫
關於部落格
由於天空更新版本用的非常不習慣,且有諸多文章內容遺失,故已不再更新本部落格,請轉移到痞客幫:
http://kowloon1125.pixnet.net
  • 15379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5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

    追蹤人氣

[魔の卷]章四十五 垂死邊緣(上)

   這一刻,她能感受到沃安遠離她的身邊,因為索軍帶給他的殺意,迫使沃安不得不起身迎戰。
 
  「槐破!帶著索軍快走--」她用力嘶吼,而這樣的力道,又讓腹部的傷口鮮血猛流。
 
  槐破沒有再理會連羽婕,索軍正打算與沃安交戰,若他也加入戰局,二對一,沃安幾乎沒有勝算。
 
  可人算終究不如天算,難民村內步出一道人影,那是遲來的青陽──
 
  這一次,槐破遲疑了,在還未開戰之前便注意到遠處的青陽已屬幸運了,若是三人交戰後才發現青陽,即使索軍與他實力相當,恐怕也難以制服沃安與青陽,畢竟他們兩人曾經合作無間,而他與索軍不過是初次見面的陌生同族。
 
  如此推敲下來,撤退──是現下最好的辦法。
 
  槐破抬手阻擋索軍上前,他相信,索軍必然也見著了青陽,這一次他不會留在此處等著送死了,隨後,兩人默契十足,一同轉身,朝著反方向撤離。
 
  沃安見兩人轉身逃走,也迅速的追了上去,留下來不及阻止沃安的連羽婕。
 
  而青陽在遠處便見連羽婕受了重傷,在他接近之時,其他人早已往別處奔去,他迅速地查看滿身是血、倒臥在雪地上的連羽婕,震驚地望著她腹中仍未取出的劍把。
 
  這是……槐破的短刀?
 
  他竟然……拋下了自己的武器?
 
  「青陽……求求你……沃安……別追……」連羽婕開始眼神朦朧,無法道出一句完整的話語。
 
  她自己不明白,更加搞不懂為何要救沃安,她其實可以不需要受這種皮肉痛,依她的了解,那區區一個背後攻擊還不至於至沃安死地
 
  可她的身體就是毫不猶豫的上前去擋下那一刀,她自己根本來不及反應……
 
* * * * *
 
  「把連羽婕給我找出來!」
 
  司空將軍的一聲怒吼,幾乎震動萬魔城廣場,只見大夥兒四處亂竄,幾乎無人膽敢悠閒的待在廣場內,明眼人全瞧的出來,司空將軍正火冒三丈。
 
  該死的連羽婕,他待她不薄,總是以她的身心狀況為優先衡量,以為她感受到了,願意乖巧地待在房內,看來他是錯的離譜……連羽婕至今仍想著要逃離。
 
  她可真會耍小聰明,膽敢使計欺瞞他,就連廣場大批魔族都沒人撞見她,可見她並非穿著平日的衣物,若是想在萬魔城四處走動,根本不需要刻意更換衣著,如此的謹慎……連羽婕八成是去了其他地方。
 
  轉身,他憤怒地踏著步伐,朝著空間移動師前進,撇除了萬魔城的可能,連羽婕唯一想去、會去的地方只有一個……那便是貝魯斯蘭。
 
  貝魯斯蘭對連羽婕來說太過寒冷,但她竟沒帶著那條毯子保暖,那麼這其中原因可能是為了增加她在床上休息的真實性,再者……便是她打算不回來萬魔城了。
 
  「有本事就別讓我在抓到妳,否則……有妳受的。」司空瞇起雙眸,咬牙暗咐著。
 
  正當司空欲前往貝魯斯蘭的同時,他瞧見青陽正巧透過空間移動師返回,而他的懷中掛了個人……
 
  定眼一瞧,他幾乎愣住了,那是……連羽婕?
 
  她竟然穿著治癒星的鎖鏈輕甲,難怪叫他一時之間認不出來,而她的下身……全是血!
 
  「司空將軍……」青陽一到達萬魔城,便見司空將軍就在眼前,他幾乎安心了不少。
 
  「怎麼回事?」司空立刻上前,見到連羽婕的負傷,他瞬間臉色大變,方才滿腹的怒火全都在這一刻消失無蹤。
 
  「不清楚,我到難民村時,就已經是這副模樣了……」
 
  「快──把她帶回房裡,我去把莉菲貝爾加神官找來。」雖然,他想從青陽手中把連羽婕抱來,可是……他不能,連羽婕的傷口太大,腹中的武器也沒取出,若是在扯動傷口,連羽婕性命堪憂。
 
  那腹中短刀一看便知是槐破持有,刺的極深……傷她的人必定是槐破。
 
  但……守護者的武器何其重要,槐破竟然把其中一把短刀留在連羽婕身上,這不是槐破會有的疏失,難道……槐破是怕抽出短刀之時,連羽婕會因此失血過多死亡嗎?
 
  可槐破又為什麼會舉刀攻擊連羽婕呢?雖然當初早已提醒過連羽婕,見到槐破要死命的逃,但連羽婕生的一付天族模樣,槐破怎麼可能會攻擊同族人?難道……槐破已經得知連羽婕是異世界的身分,所以才會痛下殺手嗎?
 
  此時,青陽迅速地往巴納哈爾房移動,而連羽婕留下的鮮血,正一滴滴落在沿途的長廊上,叫人看了不由得怵目驚心。
 
  莫約一會兒,司空便領著另一位神官──普萊爾前來,他差點翻了莉菲貝爾加神官的桌檯,只因為莉菲貝爾加神官正忙著研究藥草,不願與他前來,他只好尋找另一位有治療經驗的神官。
 
  普萊爾一到連羽婕床邊見到傷處,不由得小小驚嘆了下,他伸手觸碰,輕微地按壓傷處,此舉卻惹來連羽婕痛呼連連。
 
  司空見狀,便撫著連羽婕的前額,心疼地軟聲道:「忍著點……」
 
  「我要把劍取出來,她會很痛。」普萊爾神官朝司空將軍冷聲道。
 
  「沒方法減輕她的疼痛嗎?」他怕……她撐不了啊!
 
  「沒有,能不能活……得看她的造化了。」
 
  司空閉眼擰著眉,這該死的槐破……他絕不會放過他的!
 
  半响,普萊爾神官緊握刀柄,一氣呵成,拔出短刀──
 
  「啊──」連羽婕失聲痛喊,那撕心肺裂的叫聲……迴盪在房內各處,也深深地震入司空心坎裡。
 
  大量鮮血泊泊湧出,染紅了神官的雙手,也染紅了床單被褥,連羽婕的臉龐瞬間刷白,雙唇亦如白紙般,身軀微為抽搐著,已然呈現休克狀態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