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kowloon.紫咲の讀讀寫寫
關於部落格
由於天空更新版本用的非常不習慣,且有諸多文章內容遺失,故已不再更新本部落格,請轉移到痞客幫:
http://kowloon1125.pixnet.net
  • 15379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4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

    追蹤人氣

[魔の卷]章四十六 垂死邊緣(下)

  青陽聞言便走到門口,看著門口巨集的魔族,隨意點了幾位,讓他們盡速去執行神官的要求。
 
  半响,幾位魔族捧著大量棉花站在神官前,普萊爾拿起乾淨的棉花便往連羽婕傷處按壓,試圖止血,但鮮血仍不斷湧出,軟床上大灘嫣紅,連羽婕躺在這血泊之中幾乎沒了氣息,她呼吸薄弱,身子冰冷,心跳似乎即將要停止般。
 
  而莉菲貝爾加神官也因為普萊爾的迫切叫喚而趕來,同是神官之職,他不會拒絕普萊爾的請求。
 
  「把外頭的人全部驅逐。」莉菲貝爾加神官一到房內,便厲聲喝道,全擠在這裡,她怎能呼吸到的新鮮空氣。
 
  青陽立刻將門外的人全都驅離,完全遵照神官的指示。
 
  「把她這身輕甲脫了。」普萊爾已不知換過幾次團團棉花,他瞄了一眼司空。
 
  輕甲雖然不比金屬盔甲般來的厚重,但還是可能造成連羽婕的不適,只是……盔甲必須往上脫去,連羽婕這番模樣不可能挪動身子、張開手臂。
 
  索性,司空抽出背上短劍,一刀一刀的割開輕甲,其力道不能太輕,否則輕甲不易損壞,但力道亦不可太重,否則也可能誤傷到連羽婕。
 
  司空滿頭大汗,神色憂崇,最後,他成功將連羽婕一身的輕甲卸除,裡頭僅有一件單薄的衣裳,而連羽婕的血也稍稍的止住了,滿地的棉花散落在地,床邊斑斑血跡,混亂不堪。
 
  莉菲貝爾加神官開始為連羽婕上藥,處理傷口,不久後,兩位神官合力將白布纏繞在連羽婕的腹部上,並再三確認傷口不再滲出血水。
 
  「全都出去,我們要替她換一套衣物,清理一下,免的感染。」
 
  這一回,司空無法再拒絕,他知道,只有兩位神官的幫助,才能不扯動傷口的情況下更換,他緩緩地與青陽走出房門。
 
  「我要知道事情的經過。」司空冷下俊臉,沉著嗓聲。
 
  「屬下一到難民村時,就已經看到連羽婕受了傷倒在雪地,當時,槐破與索軍已經逃遠,而沃安也追了上去,所以……沃安應該知道事情的始末。」青陽不敢隱瞞,如實回報,他自己也不知曉到底發生了什麼事,原以為是沃安傷了連羽婕,但她腹中那把短刀確確實實是槐破所有,這讓他想破了頭也不明白。
 
  「索軍?你沒看錯?」為何南克斯身邊的人會湊巧地出現在難民村?
 
  「是的,確實是他。」
 
  司空將軍瞇起眼,槐破為何會與索軍一起逃走?他一向獨來獨往,從未見過他與誰一起搭檔,不只索軍出現的湊巧,連羽婕竟也往難民村去,難道他們早有約定?
 
  這有可能嗎?
 
  這半個月以來,連羽婕幾乎與他寸步不離,不可能有機會接觸到天族的人,更不可能進行對話擬定相約日期及地點,況且……連羽婕一直待在萬魔城,真要說的話,除了那一天……
 
  會這麼巧嗎?
 
  他帶她到貝魯斯蘭的那天,連羽婕幾乎都在他的視線內,並沒有遇上天族啊!
 
  對了……那日連羽婕遠離了他,說是要清靜一會兒,雖然也在視線範圍內,但距離確實頗遠,難不成……索軍處於隱身的方式在和連羽婕交談嗎?
 
  這推測更加不可能,殺星一但隱身,其身體會有所改變,即使按照平常的說話的音量,敵族也不會聽見……
 
  等等……
 
  連羽婕……並非這個世界的人,她身上有許多的不可能,光是她能同時解讀兩族的語言已屬稀奇,當初他若不是做了許多大膽的假設,才會猜測出連羽婕無法感應,而這樣的事實,也被他所證實。
 
  如今,他依舊還要在證實一次,連羽婕的耳力可能勝過他們數倍。
 
  連羽婕……這個異世界的人,究竟還有什麼驚人的本領呢?
 
  「沃安返回,命馬上讓他來見我。」
 
  「是,將軍。」
 
  莫約一會兒,房內的兩位神官走了出來,神色依舊泰然自若,普萊爾神官手中捧著染紅的薄毯,毯子裡頭全包裹著方才清理過的髒物,他將薄毯塞到司空將軍的懷中,並道:「扔了它。」
 
  司空捧著血跡斑斑的薄毯,心中滋味頗為難受。
 
  普萊爾神官繼續道:「她的傷口很深,現在還不能動,萬一傷口再裂開,她恐怕沒血可流了。」
 
  莉菲貝爾加神官督了一眼司空,便道:「我等會兒讓裁縫師再製條毯子過來。」原來的那薄毯以沾滿血跡,無法在使用了。
 
  「她留了這麼多血,不要緊嗎?」司空盯著手中的毯子,不免為此擔憂。
 
  「我會先到料理師那吩咐,等她醒了,能進食了,你們就到料理師那請他烹飪補血食物在帶過來給她食用便可。」
 
  「知道了。」青陽在一旁代為回話,到料理師拿補血食品之事,還是讓他來吧!
 
  「明日我會過來替她換藥。」語畢,兩位神官相皆離去。
 
  司空將手中的血毯交給青陽,讓他丟棄,而他走進房內,對連羽婕的傷口還是無法安心。
 
  房裡的血腥味已經消失了大半,床上已然沒有見到任何血跡,但仔細一看,是神官們將連羽婕身下鋪了一張厚實的床單,蓋住原本染紅的床鋪。
 
  看來,等到連羽婕可以挪動身子,也該要換房了,否則這血味依舊還會殘留許久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